冷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何要将业余人士放到世行行长的位置上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6:17 阅读: 来源:冷饮厂家

为何要将业余人士放到世行行长的位置上

“休克疗法”之父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正向全球两大金融机构之一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新行长职位发起“奇怪的”公开竞争。  世行现任行长佐利克将于6月任期结束后离职。而不成文的规定是,行长职位一般由白宫提名的美国候选人担任。而至今11位历任行长的出身包括:7位银行家,3位国防部系统官员,1位国会议员。  这些“业余人士”——不是银行家就是政客——担当此任的“潜规则”,正是萨克斯所极为诟病的。萨克斯对本报说,世行的主要任务是对抗全球贫困,而“(历任行长)还没有一位是全球发展问题的专家”。  作为学者的杰弗里,在两周前发起公开竞选活动,他要用自身25年来专注于应对全球贫困和发展问题的专业背景,挑战新行长任命“潜规则”。萨克斯说,世行“只要摆脱狭隘的美国利益和视角的束缚,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就”。  留给杰弗里的竞选时间只有一周了。美国政府预计将在3月23日前提名正式候选人。世行187个成员国、拥有25位成员的理事会将在4月底做出最后决定。  竞争的难度显而易见。白宫正在斟酌处于保密状态的提名名单。此前传出的热门人选包括前白宫国家经济政策顾问劳伦斯·萨默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和百事可乐首席执行官卢英德。  除个人丰富的专业背景,萨克斯手中的底牌还有来自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在过去一周的公开“游说”后,萨克斯赢得了包括马来西亚、肯尼亚和纳米比亚总理的认同,不丹和约旦财政部长的签名。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官方网站上,萨克斯将他的支持者尽数列出。  主要新兴经济体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和南非,上月呼吁世行行长选举程序应建立在个人能力上而不应由国籍决定。萨克斯确信,金砖国家政府间正在讨论推举或者支持候选人的决定。  3月13日接受本报电话专访的萨克斯说,他也需要美国政府的支持。萨克斯和白宫取得了联系,得到的回复是,他的“兴趣已经传达给总统奥巴马了”。  发展中国家的支持者  《21世纪》:你“奇怪的”竞选活动收获足够的支持了吗?那些发展中国家领导人,比如马来西亚总理,为何支持你?  萨克斯:世界银行需要改善领导力。我与国际上一些人沟通后,他们支持我的想法,我应该成为候选人。到现在为止,我已联系过约25个国家的政府。其中一些写信到世行公开支持我;一些是非公开支持;一些则说等待美国公布候选人是他们的传统。  我不认为候选人是代表单一国家利益的,这就是我公开竞选的原因。我决定成为一个不同种类的候选人,不是政府内部人,也不是银行家。那样的履历已与现在世界对世行行长的要求不相称了。  《21世纪》:你从金砖国家政府处得到支持了吗?比如说中国。  萨克斯:金砖国家还没有任何官方立场的回复,我正在继续寻求支持。我确信,这些政府高层现正讨论他们推举候选人的决定。金砖国家无疑在其中有着巨大诉求。我在中国的“西部大开发”计划中工作过,为印度政府的公共卫生项目提供过咨询。我很有信心得到金砖国家的支持。  让“业余人士”当行长?  《21世纪》:如果选银行家或政客不是正确的决定,那么选怎样的人才是正确的?  萨克斯:世行行长是个高度专业化的职位。其人选不能仅被视作是个政治性的决定。在美国,我认为通常的做法已经失效了。  人选必须要证明自己是合格的,比如去处理可持续发展、贫困人口的生死、疾病控制、流行病的防治、食品安全、解决水资源匮乏等等。为何要将一个业余人士放到这样一个位置上呢?  现在传言中的人选,没有一个人拥有在世界发展问题上的专业背景和从业资历。一个拥有美国经济顾问经历的人(即指萨默斯),并不符合从事全球发展工作的条件;一个外交官(即指赖斯)也一样。  如果把世行立场视作银行立场,或者对外政策、国防部门的利益,这不是看待挑起对抗贫困问题的正确方法。从国内政治需要提名行长人选,不是明智之举。  《21世纪》:你竞选活动的目标是什么?  萨克斯:在国际支持下,我希望完成两件事:一是说明我是一个有国际支持的候选人。二是希望在选人过程中举足轻重的美国,应该支持一个具有专业背景的、能够做好这项工作的人。  我并不仅仅是要成为美国的候选人,也是为了这个世界上需要我帮助的人。我在非洲已经有10个国家的支持,以及拉美和亚洲的国家的支持。这些国家认同这个原则:是时候选个专业的人了。  我们刚刚处在对抗贫困之路的中途。我们必须认真对待这个国际体系,而传统上并没有这么做。现在是让这个竞选过程变得不同的时候了。  世行不能仅是个银行  《21世纪》:除了领导力,世行系统需要改革吗?我们看到世行在各地项目经常性地存在突出的腐败问题。  萨克斯:关键是制定清晰的、可衡量的目标,以及反复和系统性的监督。如果世行只是个项目贷款方,每个项目就只是项目,没有增值效应,不会解决贫困问题。这对世行是个讽刺。  世行不能只是个银行。它是一个发展机构,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组织自己的资金和战略来为拥有的资源做杠杆。因为最大的资源不是在世行内部,而是在国际资本市场,主要的私有或者国有的银行,比如中国国家开发银行。  《21世纪》:世行先前在中国发布的《2030年的中国》数百页报告引起很大争议。除了扶贫项目,世行在推进国家改革和发展上的作为是不是也是需要着力改革?  萨克斯:世行在发布类似报告上有传统和先例。这是它不可避免要扮演的角色,以施加影响。但是记录并不怎么好。这些报告在准确性和细节上存在误差。大多数世行说的话事后被证明是错的,世行曾经就在非洲农业发展问题上犯过错误,我多年不断地提出反对意见,20年后世行才承认犯了错。但是代价已经非常大。  这也可以看出,世行不仅仅是个银行,是有影响力的,所以我们需要准确的操作。现在世行已经偏离正确道路太远,偏离科学、技术、商业团体太远了。他们喜欢走捷径,把复杂的问题处理得太简单,把美国做法放之四海而不皆准。

北京棉袄定做厂家

北京西服订制价格

北京文化衫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