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村民贪欲无度破坏祖训惹千岁黑鱼吃人毁村犯下弥天大祸-【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17:17 阅读: 来源:冷饮厂家

镜亭湖三面环山,方圆廿里,唯有南边有五个村落依湖而建,捕鱼为生,已有数百年之久。起初,村民都遵守古老的祖训,一年中分那休渔、禁渔、捕鱼三种日子,到了后来,它便形如虚设,到底是谁先破坏的,谁先将渔网换成细目,都已不究不详,只是村民越是无休止的捕捉,收获便越少,三年功夫,镜亭湖变得死气沉沉,一副败相。

这第四年,有人意识到不妙,便游说众村民,要大家重新遵守古训,然而,这贪念一起,极难收回,自家停了,别家还会捕捉,于是,谁也不听,这人急得直跺脚,说再这样下去,会让湖神发怒,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结果惹急了村民,将他的渔船拆掉烧了,这人一怒之下,带着家里老母远走他乡。

八月初八,大吉,宜动土,祭祀。

常言道,年怕中秋月怕半,这年的收获颇少,王阿牛心里不痛快,便早早将渔船划到湖里,希望今天会多捕些鱼。

然而,船至湖中央,水面突然炸开,自水中飞窜出一条庞然大物,却是一条黑鱼,比那房子还大,那鱼嘴好似地狱裂开的血口,将王阿牛连船带人吞入,发出几声嚼骨咀肉的声音,而后,黑鱼摆动巨躯,沉入湖中。

百步之外,还有几个渔民,目睹此景,骇得屁滚尿流,不要命往回划船,驶到岸边,抱头鼠窜。

噩耗传来,王阿牛的妻子放声大恸,四邻面面相觑,皆戚戚然,又疑惑不已,众人都在镜亭湖土生土长,从未听说过有这么大的黑鱼,怕是活了成百上千年哩。

众人正七嘴八舌,突然有一人说,“我倒是想到一件怪事,晚上做了一梦,梦到咱们五个村里的劳力,都去抬一口漆黑棺材,那棺材大得像两间房子。”

“你也做了这个梦?”旁边那人奇道,“我也是呢,我梦到有个老头,付我钱,让我去抬棺材,我一看有搞头,就去了,村子里的男劳力都在呢,最后,棺材扔到湖里了。”

“怪哉,我也一样!”

“我也是。”

“然,我也是!”

人群突地炸开了锅,原来众人都做了同一个梦。

梦境里,有个老头,身形佝偻,说是给足银两,让他们去抬一口巨棺,这棺材漆黑阴森,长五丈有余,不知装的何物,因为报酬颇丰,没有人拒绝这个看似不祥而又诡异的工活,都同意下来。

而后,众人抬着黑色巨棺,老头前面引路,男村民们跟着,最后依老头之言,将巨棺丢入镜亭湖中。

众人这么一“串供”,喧闹片刻,突地安静下来,彼此眼睛里传递着惊骇:难道说,湖里的大黑鱼,就是大家梦里抬的那口黑棺?

过了一会儿,又有灾讯传来,隔壁村里有两名兄弟,不知湖里有黑鱼王,划船过去,双双被吃了。

一日连死三人,五个村子的人都坐不住了,敲锣相告,切莫到湖里去,有大黑鱼伤人!

养育村民数百年的镜亭湖,在这一天,成了谈之色变的妖物。

然而,村子依着这镜亭湖而活,若此后不能捕鱼,那可怎么办。

众村民又想起早已尘封的土地庙,于是重建,还从外地请了一尊土地公公,连拜半月,只是到了晚上,依然闻得湖里鱼王拍水之声,令人心裂胆碎。

忽一日,来一道士,自称紫阳,说是天有异相,算得这廿里镜亭湖有巨妖,特来观瞧。

村民大喜,正困着呢,有人送枕头来了。

岂料道士用老龟甲占卜多次,最后摇头道,此怪难除。他解释说,此妖乃是水族瘟神的分身,村民不遵古训,破毁旧契约,又于梦境之中,接了他的钱财,相当于是重新定了份契约,答应这瘟神管辖诸村,此地不敬鬼神已久,正好他来接手,由邪转“正”。

然而,却还有两个御敌之策。

其一,毁去新建土地庙,新建瘟神庙,不许另拜他神,世代为仆为奴,每日香火敬上,逢八月初八,送三人给湖中鱼王享用,以表臣服之心。

其二,紫阳召唤诸家道友,剿杀此妖,然,与妖邪相斗,必将污染湖水,其后六十年,都不能再捕鱼捉虾。

众人愕然,这两种办法,皆是荒唐无比,纷纷询问可有第三种方法。

道士叹气道,“我观诸位,皆是被水族瘟神引诱,定下契约之人,这契约须大部分渔民都同意,瘟神才会被招来,你们呢,若是有一位不同意,便可借助他的血肉,贫道自有良策。”

众人皆叹息,忽地有人说道,“还有一人,此人叫张诚,他曾劝说我们,莫惹湖神降罪,那日在梦中,我也曾见过张诚,他只是驻足观看我们抬棺,并未插手。”

道士问道,“此人现在何处。”

众人都面露难色,“他于数月前,已经搬走了。”

“速速找来。”

村民多方打听,终于寻得张诚下落,张诚不愿归村,众人将他老母骗回村中,张诚不得已,也随后回村。

他没有看到老娘,五村村民集体下跪,求他救全村一命,而后,才会让他见老母。

张诚平日孝顺无比,咬牙同意了。

紫阳让每家每户准备一个铜钱,磨出些粉末,用龙胆等物调和好,制成一丸,让张诚服下,而后浑身写满符文,重新穿回衣裳,然后独自摇船去湖中央。

那黑鱼王见又有人敢来,当然不客气,张口就吞。

张诚因为和它没有契约关系,也不敬它,于它而言,本身就是剧毒之物,那符文名为灭水符,碰到水族众生,便会燃着,但若是张诚不幸死了,这灭水符也会熄灭。

张诚手脚麻利,见鱼王张嘴,双手抱头,直接滚入鱼王的嘴里,灭水符继而烧着,这黑鱼吃疼挣扎,不断拍击湖水,击起冲天水花。

张诚在鱼体内,也被跌得七荤八素,过了足足一柱香时间,就在他支撑不了时,大量湖水涌入鱼肚,原来黑鱼已经烧穿而亡了。

这年轻人精疲力竭,仰躺在湖面,良久,被村民拉到船上。

那紫阳又将泻汤灌入张诚口里,之前吞入的封蜡药丸排泻出来,紫阳老脸尴尬,张诚也不多问,这东西自然是预防万一,若张诚被黑鱼吞食时死了,灭水符起不到作用,这龙胆之毒和张诚的血肉同时挥发威力,亦可将黑鱼毒死。

紫阳来了句,“我料你不会有事。”

张诚不语。

母子相聚后,他背起瞎眼老母,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村里有头有脸的人不乐意了,说张诚明显还是生气嘛,因为张诚不辞而别,村子里摆的庆宴,没有大功臣参加,总显着无趣了些,因为那紫阳道人也走了。

道人临走前嘱咐,“不可提妖妄之事,这事随它去也,权做没有发生过,切记不可索取无度,水族瘟神是人的邪念所化,乃不死邪灵,村里邪念一旦盛起,这瘟神又会随之而来。”

(故事完)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999个短篇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使命手机版

塔防三国志2手游

兴发娱乐手机app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