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饮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合作经营让农民激情迸发长沙市鹊山村土地三权分置的创新与实践黄精

发布时间:2020-10-18 16:34:34 阅读: 来源:冷饮厂家

合作经营让农民激情迸发

——长沙市鹊山村土地三权分置的创新与实践

从一季稻占80%、双季稻不足10%甚至抛荒近百亩到全部“双种双收”,一年实现了从2100吨到3500吨的增产目标;

从传统一家一户分散生产到整村实现适度规模经营,种粮完成了农民“不愿种”到“抢着种”的重大转变;

从乏人问津到一年接待省内外20多次组团学习考察,村庄发生了从暮气沉沉到生机勃勃的崭新变化。

这是发生在湖南长沙市宁乡县鹊山村的真实故事。故事的主题是“土地合作经营”、主角是新农民。

从默默无闻到声名鹊起,鹊山村土地合作经营靠的是什么?

答案是“创新”!一场缘于顶层设计、基层首创的土地经营体系改革创新。

“‘三农’工作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具有基础性、战略性、支撑性的地位和作用,因此要以经营体系创新为突破,推进农业生产主体多元化、经营方式多样化。”2015年6月3日,在调研新组建的长沙市农委工作时,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易炼红如是说。

在2016年长沙市人民政府工作报告中,市长胡衡华说:“要扎实做到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改革试点,推广土地合作经营新方式。”

在“十三五”开局之年,这或许是对鹊山模式最好的推介,也正是创新长沙践行“十三五”首要理念“创新”、厚植现代农业发展优势的前行动力。

新年伊始,记者走进鹊山,探访鹊山土地合作经营的创新之道。

土地经营体系重在创新——从守到创:基层首创创新创效

守着几分薄田过日子,这是许多传统农民最真实的写照。

据该村党总支书记陈剑介绍:鹊山村在籍人口中有849人没有分到地,涉及600户,占全村总户数的一半以上。人地分配的不平衡,加上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增多,产生了“有田无人种、有人无田种”的问题。

51岁的陈华明是种田的“老把式”,从分田到户后,他想从4亩多田中垦出“大天地”,但种了10年田后,种粮没赚到钱的老陈放弃种田了,在村里开了个杂货店。

“十年前,我从田野这个‘大天地’中缩回到小店铺里,十年后我又从小店铺里返回到‘大田地’中。”之所以“重操旧业”,陈华明坦言是陈剑将他“拉”了回来。

陈剑认为,真正将村民“拉”回来的则是中央关于农村土地“三权分置”的新政策。2014年9月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提出:“要在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的前提下,促使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离,形成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经营权流转的格局。”

这样的政策让“憋”了好久的鹊山村村民看到了新希望。

但政策要“落地”,要不等又不靠,在外打拼多年的陈剑决定带领村民摸索出一条新路来。

“我们是奔着钱去的,农民种田要赚钱,合作社要盈利,村集体经济要创收。”在陈剑看来,这话虽然俗了点,但表明不是简单的流转,而是村民合作经营,抱团创收。

而让全部村民都“抱团”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陈剑和村组干部为此召开了大小900多次户主会议,最后全村村民用“按手印”的质朴方式赞同开展“土地合作经营”。

在鹊山村“两委”的引导下,村民以土地承包权入股组建土地合作社,并由农民自愿以现金入股组建专业合作社,对全村4205亩土地进行统一流转,并划分成60个50—100亩的生产片区,再采取竞价方式租赁给新型职业农民耕种。专业合作社不参与具体生产,主要负责制定生产标准和提供社会化服务。从而以土地合作社为基础平台,建立了“专业合作社 新型职业农民 社会化服务体系”的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体系。

为了确保农民的主体收益,土地合作社采取“基本分红 二次分红”的收益分配方式,基本分红实行按人口分配,其中有田有人的300元/亩/年,“有人无田”和“有田无人”的按150元/亩/年,对基本分红之外的部分,再按土地承包权入股比例进行“二次分红”。

“既确保了农民的主体收益,又协调好了‘三权’的关系。”长沙市农委主任吴石平认为,一方面,在鹊山村土地合作经营过程中,农民既是土地合作社的股东,也可以参与具体生产经营,确保了土地的承包权和经营权始终在农民的主导之下;另一方面,土地合作社将土地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所有者紧密联结起来,为三者利益有效表达和矛盾协商解决提供了平台,较好地理顺了土地“三权”权利和利益关系。

土地合作社重在管理——从分到合:集合土地、整合资金

土地合作经营这个新平台搭建了,但不能“新瓶装老酒”,“细碎化”的土地已经不适应适度规模流转和经营的新形势。

陈剑告诉记者,由于二轮延包多采取“肥瘦搭配”的分田方式,鹊山村平均一户虽只有4至5亩地,却都分散在六七个地方,多的达十几处,最小的田块不足1分地。陈华明以前家里4亩多田被分成16块,无法进行规模化经营和机械化耕作。

让陈剑更为担心的是,土地分散,集中流转难度大。一块田涉及几十个农户,流转方必须逐个签订协议,有几户不愿流转,就无法集中连片流转。2014年以前,鹊山村也曾积极引导土地流转,但效果十分有限,生产规模最大的一户只有十几亩,都是捡别人不种的田。而且,分散生产导致农民“只扫门前雪”,逐渐产生“重小家轻大家”的意识,参与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积极性下降,大量农田基础设施年久失修。

荆州治银屑病的医院哪家好

治疗皮肤病专科医院

郑州治疗银屑病的专科医院

甲减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