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饮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饮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长沙电信被诉乱扣费背后

发布时间:2020-01-14 12:58:20 阅读: 来源:冷饮厂家

因为长沙电信公司乱扣费导致手机停机,律师刘明将中国电信告上法庭。越来越多的网友大张旗鼓的声援刘明,并表示坚决的支持:“不可和解,这将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诉讼。”

文 本刊记者 伍洲奇

“决不和解!”2012年4月18日,在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法院门口,律师刘明斩钉截铁地告诉《法人》记者。这位来自湘西桑植的律师曾多次提起类似诉讼,包括起诉城管等被普通老百姓视为“强势”的对象,并拒绝和解。

面对起诉,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下称“长沙电信”)则在答辩状中坦言,“计费差错的产生属于其过错,但缘于员工在情况不明时的操作不当,并没有欺诈用户的故意。”

遭遇电信乱扣费

事情得追溯到2011年。刘明告诉记者,早在2011年1月11日,因为家庭消费需要,他在长沙电信办理了一款“E9套餐-109档”,并签订了相关服务协议。

根据这份协议,长沙电信按约定提供下述套餐:普通电话+宽带ADSL+天翼手机服务,协议同时约定该套餐月基本费为109元,包括2M宽带、39元固话与手机共享话费,手机国内主叫0.15元/分钟,国内接听免费。起初,刘明认为这是一个划算的套餐,比较符合他和家人的消费需要。

但没过多久,刘明发现了蹊跷的事情:2011年7月,他发现套餐中约定的电话、手机被告知停机,长沙电信的一名客服人员并打电话通知刘明续交话费,刘明于是马上到长沙电信续交了200元话费。这开始让刘明心生疑窦:在他的记忆里,他以前的电话时长跟这次差不多,但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欠费现象。接下来几个月,刘明依然发现电话欠费的情况。

蹊跷的欠费现象,终于让刘明走进电信营业厅。不查不知道,刘明查询话费详单后竟然发现,长沙电信根本没有按合同约定的“主叫0.15元、被叫免费”的资费标准向他收取费用,而是根据最贵的收费标准——本地被叫每分钟0.4元、主叫最贵每分钟0.4元、短信最贵一条五元的资费标准在扣取刘明的话费。

刘明说让他怒不可遏的是,在他向长沙电信投诉后,工作人员从下午四点结算到六点,得出的结论是仅仅多收了他二十余元钱,其中一名工作人员承认“是由于系统接口问题导致计费错误,你不是个案,其他用户也可能碰到类似情况”。但对赔偿问题未达成任何协议,长沙电信便开始对他的投诉开始爱理不理了。

投诉未果后怒打官司

电信公司计算结果认为“只多收了20多元”,而刘明计算出来的结果却大相庭径,更让刘明心寒的是长沙电信面对错误的冷漠态度。

刘明决定与长沙电信终止合同关系,并将长沙电信告上法庭。经过一段时间准备,谙熟法律的他利用职业上的优势,在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起诉了长沙电信,并将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列为第二被告。

2012年2月8日,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依法受理该宗诉讼,刘明诉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分公司正式进入法律程序。刘明在其博客中称:刘明正告某些垄断巨头:消费者权益无小事!任何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必寸土必争、寸步不让!并在长沙电信天翼3G、湖南电信官方微博称:请您不要再要求本律师与您私信沟通、庭外解决,更不要通过前同事电话要求和解,本人起诉您的目的只有一个:您违背合同悄悄的把我的费用“偷”走了,我想用法律光明正大的拿回来。

刘明告诉《法人》记者,他同时还在当地论坛发布了起诉电信公司的信息,电信公司客服通过私信联系他,要求私下解决,并表示愿意给予他一定数额的经济补偿,但遭到他的拒绝。同时,刘明发起号召,表示愿意为所有遭遇电信乱扣费等受害者免费提供法律援助,这在互联网上引起热议。

一位来自株洲的网友“Paint”表示:他于去年也开通了电信无线天翼宽带,也是包的套餐,其实叫“套惨”,并在跟帖中详述了他的遭遇;一位来自衡阳祁东的网友“zentao7777”也表示,他作为电信E9套餐4M服务用户,曾针对电信公司的2个故障进行3次投诉,都没有答复,表示如果电信公司不给予用户一个满意答复,要跟电信公司“法庭上见”。

更多的网友则是声援刘明,表示支持他“不可和解,这将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诉讼。”

4月18日,雨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

在起诉状中,刘明罗列了事件的经过和他所遭受的待遇,在诉讼请求上,刘明要求法院判令解除或依法撤销他与电信公司的《E9套餐销售品服务协议》,要求电信返还原告合同价款1308元,赔偿原告1308元,并要求电信公司返还续交的话费200元。

电信公司称“操作不当”

针对刘明的起诉,长沙电信在答辩状中指出:首先,作为电信服务的提供者,电信公司对其因计费差错导致用户提起诉讼并因此而耗费国家诉讼资源,深表歉意,并认为本案应属于因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的误解。

长沙电信在陈述相关事实后认为,计费差错的产生属于电信公司的过错,但缘于员工在情况不明时的操作不当,并没有欺诈用户的故意,也不可能存在欺诈用户的主观故意,因此不应适用消法的双倍赔偿的规则;认为计费差错的产生,除了导致用户固定电话短暂停机外,没有造成用户的其他实际损失;表示希望能够继续挽留用户,也已经更正了计费错误,用户现在也在持续使用电信产品,认为解除合同没有必要。

因此,长沙电信请求法院驳回刘明的全部诉讼请求,但是,作为电信服务的提供者,长沙电信对其自身工作差错造成了作为用户的刘明的误解及其他不便表示歉意,也愿意与用户协商今后继续为其提供服务的相关事宜。

在长沙电信坦陈“员工操作不当”并产生计费差错的同时,记者查看 了长达4页的答辩状,未发现愿意对刘明给予任何补偿,以及对当事员工的任何处罚。

记者同时查询发现,就在4月13日,国务院纠风办表示:坚决纠正电信等行业乱收费。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国务院纠风办主任马在全国纠风工作会议上表示,今年要在重点纠正一些部门和行业利用市场优势地位乱收费问题上取得明显成效,抓好六项重点治理。

其中包括电信行业乱收费在内,马指出要推动规范电信资费行为,加强电信资费、计费和收费监管,促进电信资费水平合理降低、计费收费更趋规范。推动电信服务质量监管,完善消费者投诉处理机制,严厉打击价格欺诈、内置吸费等行为,纠正和查处电信服务违规收费、虚假宣传、违规营销等问题。

在这一背景下,案件的最终审判结果将是怎样,本刊将继续关注。

医院预约挂号平台

名医汇

挂号平台网上预约

预约挂号平台官网

相关阅读